御夜

主吃曜梨,海鳥。

副吃鞠南,善丸,南黛,露黛,果翼,繪希,凜花,妮姬,果千。

少女前線首推WA2000

懶人一枚,會寫一點文

© 御夜
Powered by LOFTER

「善丸」你的名字(1)

來自 @堂珀 的點文

背景:善丸,你的名字paro。在都市長大的善兒和嚮往著大城市的鄉下女孩花丸交換身體的故事(???)

是個長篇,目前還沒想好結局,就順著感覺慢慢寫下去吧。

死神的新結局因為被自己手誤刪掉了哈哈哈...正在慢慢補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以下是花丸視角:

「ずら?!」

碰! !我吃痛地從地上爬起來,拿起並想關掉害自己早晨從床上跌倒的兇手,那個一直播放鬧鐘的手機。

想將手機蓋子掀開,卻發現沒有平常能掀起的蓋子,只觸碰到類似玻璃的質感。

「嗯...」努力睜開沉重的眼皮,讓手準確命中眼前模糊的物體再隨便點幾下,惱人的聲音終於停止。

揉一揉撞到木質地板的屁股,正想走去平常放制服的地方準備換衣服上課的時候...

「唉?!!」我有些疑惑的看著本該是浦之星女子學院的水手服,卻變成一件西裝制服,上面的校徽繡上了「音」這個字。而自己所喜愛的黃色針織背心也不見蹤影。

這到底是...

我腦袋有些慌亂的開始看著四周,這裡不是自己所熟悉,被書本包圍的房間。而是放滿了各種畫滿魔法陣的紙張,黑色哥德風衣服,被不祥籠罩的物品,還有一些該說是可愛還是可疑的娃娃。

我隨手拿起一本厚重漆黑的書,仔細的翻閱。

「如何用墮天使的力量召喚小惡魔...如何使人墮天...」這都什麼內容啊ずら!

我不禁在心裡吐嘈。

「善子~~今天妳一定要去學校喔!早餐媽媽就放在桌上了。」

樓下傳來一約莫30幾歲的女音,接著聽到大門打開又鎖起的聲音。

我,困惑的打開那詭異的房間門,走下樓梯尋找衛生間並照了照鏡子。

「ずら!!!!?!?」

因剛睡醒而混亂的大腦終於開始正常運作。

鏡子前面不再是熟悉的面孔,而是一雙帶點孤傲的紅眼睛著自己,鴉墨色的長髮柔順地貼服臉龐垂落著。

而且胸前...倒是輕鬆許多,惱人的壓力沒給自己太多繁重感。

「妳...妳是誰ずら!」我裝作冷靜的指著鏡子,卻發現鏡子裡的人也跟著比著自己。

難道說...

不信邪的伸手狠狠掐自己的臉頰,吃痛地放開後才認清一個事實。

這不是在做夢,自己的靈魂好像跑到...別人的身體去了...

煩惱的到處踱步,最後想到的一個辦法,努力扮演好身體主人的一天生活,在想方法回到自己的身體。

但是...

現在到底要做些什麼呢ずら...

回到有身體主人濃烈個人特色的房間,我被放在床上的小長方體吸引了注意。

它不時的在發出亮光跟震動,出於好奇,我拿在手上仔細觀察,發現玻璃材質的面板顯示了一則訊息。

「夜醬早安啊,今天也不來學校嗎?」

「如果在不來的話,操行成績會很危險的喔?」

綠色視窗顯示傳送者為梨梨,看對方這麼溫柔的問候,想必是這位夜醬重要的朋友吧。

當我正想繼續看夜醬跟這位梨梨的對話,螢幕卻黯淡下來。

「咦...這是要怎麼用啊ずら...」用力的隨便戳了戳螢幕,都沒反應讓我有些擔心...

該不會...花丸我...弄壞它了吧...

不要啊啊啊ずら!

「墮天吧!愚蠢的凡人啊!就臣服在我夜羽的墮天之力吧!」手中長方體傳出了鈴聲,我不顧心中的吐嘈連忙按下綠色通話鍵。

「喂,夜醬怎麼了?妳該不會是睡過頭沒看到line吧?」

「呃...那個...」

「嗯?」

「花丸我...啊不對,是我突然忘記怎麼傳line了...」

「唉...夜醬,妳該不會要跟我說,妳不會用自己的手機,而且也不知道怎麼去學校吧?」

「…是的ず...啊是的...」

我有些尷尬的回應不知該如何是好,但梨梨卻放軟聲音,開始仔細跟我解釋手機的用法,如何去學校的路線,跟搭車所要花的零錢。

這人...怎麼會這麼溫柔呢…

「夜醬,聽清楚了嗎?」

「啊...啊...聽清楚了...」

「那趕快出門吧,學校見。」

一 嘟

我看著被稱為手機的長方體失去光芒,開始快速地整理書包,細心打扮。

意外地在書桌上發現一根鴉黑色的羽毛。看著它孤零零的橫躺在桌上有些不忍,下意識地伸手丟進了書包裡一起帶走。

慌亂的準備結束後,我推開大門被眼前的風景給呆住了...

這裡是...東京???

「未來ずら!!!!」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這裡是善...(劃掉)夜羽視角:

胡亂地像往常伸手想關掉昨晚設定的鬧鐘,但總能順利的行動卻被一個遮蔽物阻礙。

「唔...讓本夜...羽在睡一下...」我艱難的撐起身子想拿起手機,卻發現這握的感覺有點不一樣。

而且...胸口這甜蜜的負擔是怎麼回事啊啊啊!

我伸出手,顫抖的摸向自己的胸部開始確認...得到一個消息。

胸部好像變大了...

「這是怎麼回事...本夜羽才...等等??」

自己的聲音突然變的有點低,沒有冷冽的感覺,輕輕柔柔,活生生的小家碧玉感。

垂落耳旁的不是熟悉的黑,而是讓人溫暖的棕色。

周圍的環境從壓抑的暗系列換成暖色系的鵝黃,柔和的光線透過窗戶照到榻榻米地板。

我有些疑惑走向這間房間最巨大的家具,一個裝滿書的書櫃。

「罪與罰...沉思者...這都什麼書啊...本夜羽才不看這類型的...」

書櫃上的書一看就覺得艱澀難懂,除非是個書癡,要不現代人很少會在繁忙的時間選購來讀,太浪費時間了。

逛完整個房間最大的發現就是。

一堆又一堆的書,還有一套桌椅,一組茶具,跟一床的棉被枕頭。

總結來說,太簡單了。

簡單到令人發毛,房間的主人是如此的沒慾望嗎?

最後,我在牆上看到一套水手服樣式的制服,旁邊還掛著一件黃色針織背心。

「浦...女...?這什麼俗氣的名字啊,跟音乃木坂有的比了...」

等等...我的制服呢?

還有我...現在在哪裡啊?

「啊啊啊!夜羽的墮天之力又失控了嗎?」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嘿對,善...夜羽你的墮天之力太強大了(X

我開始擔心花丸把善子的3c產品弄壞了

最後無關cp,我想把去2nd看完轉播後腦中一直迴盪的歌詞洗一次

╰(⊙-⊙)╮地元愛╰(⊙-⊙)╮
╭(⊙-⊙)╯地元愛╭(⊙-⊙)╯

评论 ( 6 )
热度 ( 17 )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