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夜

主吃曜梨,海鳥。

副吃鞠南,善丸,南黛,露黛,果翼,繪希,凜花,妮姬,果千。

少女前線首推WA2000

懶人一枚,會寫一點文

© 御夜
Powered by LOFTER

「曜梨」死神

「曜梨」死神
這是看過一個漫畫得出的結論?算不算Bad End我還真不知道囧,怕雷的可以選擇離開(o


有分曜跟梨子兩個視角,兩個一起看才能看出完整的故事內容,先說偶不是梨黑,水學大好(?


第一次寫曜梨同人文,菜鳥一隻請大家多多包含。

曜視角如下,梨子視角等有空....再說吧(耶黑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渡邊曜看的到 『死神』。


不帶一絲表情,盡忠職守的收割臨死之人的靈魂,不論是老人,青年,或是剛出生的嬰兒。只要是生命走到盡頭都會被無情的死神給帶走。


曜曾不只一次的想著,死神是多美好的存在阿,不被世間的骯髒所污染,脫離了時間的枷鎖活的逍遙自在。他們是不是沒有感情呢?


幼小的自己不斷的指著死神給家人看,天真的說死神大人來啦!隔壁家的姐姐要被帶走了。卻換來家人的恐慌和不解,急急忙忙被帶到教堂向天主道歉。


在矅的心裡蘊藏著疑惑,死神也是被天主所創造,『他們』應當是和人們相同的存在,為何要怕他?敬畏他?


直到矅升上高二的那年,依舊是她心中最大的不解,但她很快被一個新的事物給吸引。


 - 名為櫻內梨子的少女。


生平第一次有人會認真聽自己說關於『死神』的事不會逃走,跟從小一起長大的千歌醬、果南醬有些驚訝不同。這個人是專心,甚至熱切的一起討論。

「唉?梨子醬都不會怕的嗎?」


「嗯...說不會怕是騙人的啦,但是我相信曜醬是不會騙人的喔?」


看著對方信任的琥珀色雙眼,矅的心中頓時被暖暖的情感包圍,有些害羞的低下頭逃避對方疑惑的視線。


怎...怎麼辦阿?!


心臟跳超快的,真不想被梨子醬聽到.....


這是矅第一次品嘗到『喜歡』的滋味。


伴隨著偶像活動,彼此的互動更加親密無間,若有似無的碰觸都讓矅差點打破彼此最低的界線,險先出手占有她。


- 『不想要梨子醬碰觸其他人』

我...我在想什麼阿?梨子醬又不是我的私有物?

- 『不想要梨子醬看著其他人』


這...這個想法好討厭..這還是我自己嗎?
- 『不想要....』


「夠了!!!!!!」獨自在房間大吼嚇到一旁的好友千歌,對方的關切卻不能緩減自己的痛苦,隨著名為『喜歡』的情感持續暴漲,渡邊矅....快變成別的『渡邊矅』了。


下定決心先與梨子保持一定的距離,胸口的怪獸暴動的頻率終於平靜下來,這樣就好了....就繼續維持朋友的關係吧。


眼角餘光瞄到對方愉快地跟千歌聊天,暴漲的情緒差點淹沒自我,矅從座位上起身迅速跑往頂樓,躲在陰暗的角落喘息著。


- 『千歌醬把梨子醬搶走了呢,你變成多餘的人』

別說了...


 - 『有沒有你都沒關係了呢』


別再說了...


- 『最終,梨子醬眼裡還是只有千歌醬』


「就說了!別再說了阿!!」筋疲力盡的大吼,卻嚇著了追來的人。


「矅....醬?」


琥珀害怕的看著自己,矅顫抖的想要解釋卻來不及了。想要訴說的戀情直接毀在,渡邊曜的手上。


「什麼都沒有喔?梨子醬。」


「唉?但是...」


「走吧!朝著教室Yosoro!」


「唉!等等阿!矅醬!」


最醜陋的自己都被她看光了,還有什麼臉面對她呢?


那麼,就永遠當她最好的朋友吧,『永遠的好朋友』。


矅開始渴望成為心中嚮往的死神,如果成為死神的話,是不是就能忘掉梨子醬呢?


每天都抱有這有些愚蠢的想法,矅開始觀察起死神,整天癡迷地穿梭眾多命案現場,生離死別的醫院,莊重肅穆的墓園。


大家都說渡邊矅瘋了,只有矅清楚自己,沒有瘋。


渡邊矅還是那個渡邊矅,並沒有被『渡邊矅』控制住,我還是我。


最終,曾經三年級的大家畢業後,輪到自己畢業的時刻,在那天,矅不小心看到了千歌對梨子告白的那一幕。


兩人有些害羞的看著彼此,飄散的花瓣妝點整個畫面,有股癡迷的美感。


矅的腦袋一片空白,她知道這一天總會到來的,明明腦內瘋狂的預演過,明明已經知道要怎麼笑著給予祝福的,明明....


矅的身體自己產生了動作,她開始瘋狂的跑,漫無目標的跑著,她恍惚之間聽到有熟悉的聲音在叫她,但矅不敢回應,不想面對心碎的場景。


淚水隨著風飄散在周遭,曜有些恍惚的看到一個穿著黑長袍,手持鐮刀的身影對著自己伸出手。阿,是死神大人嗎?


一伸出手,卻發現眼前的死神已經消失,映入眼簾的卻是一台失控衝撞過來的大貨車。


這樣就好了,曜微笑的想著。


下一秒,渡邊曜身穿黑長袍,手裡舉著一把大鐮刀面無表情的走向醫院。

今天工作很多呢,曜心想。



曜視角 - end


评论 ( 6 )
热度 ( 29 )
TOP